少女暴君ww

爱自己梦里的那个teddy bear,喜欢捡战损超级英雄手办回去好好保养,愿为堕落的叛军首领奉献整个世界的毁灭权

再跟那傻叼出去吃火锅我就人间失格了啊喂,女人的尊严不能丢

杭州女人是不是死变态,佛了,真的变态

受难的天神


最纯粹美的一幕就是,他一路踉跄走来,满身酒气,妆容在汗水酒液中混成乌黑糟糕的一团糊在脸上,狼狈地像好莱坞八十年代街边随处可见的男女支,但他不是招人唾弃的垃圾,而是不可忽视的发光体,一个被人敬畏被人爱戴被人渴望的天神。



https://shimo.im/docs/DngUBPnf7iQSa4xE/ 《屏蔽让人心累》 

日🐎好甜,老子也想跟小栗旬睡觉,艹

我看清自己了,喜欢年上男,年上又有少年气的男人我简直拒绝不了啊!!!

想让他们艹我或者被艹

人间失格

我是个性欲旺盛的处女,但又耻于将之付诸于行动,只能在字里行间或者某个小视频里发泄精力,总觉得我自己生活在阴暗潮湿的角落里,从皮囊里发散着腐败臭哄哄的气味。


刚刚把一直看不下去的人间失格重新拿起来读,或许是想从中获得同理心和共情,为自己的卑劣找到合理的借口,但不幸的是我又一次不顾场合地性奋了。


沉溺于酒色又经常厌倦女人的懦夫,看起来活得糊里糊涂但又在某种方面异常清醒的男人确实有着吸引女人如飞蛾扑火的能力,我真是很难堪地开口承认我在某种精神上被这种人所桎梏,他越贱越丑陋地得彻底,我也就一边鄙夷一边同情,甚至爱怜他,想要用身体安抚他,一如笔下的女人们。但现实中看到这样的废物,我又像卫道士一样厌恶他们,怎么会有这种不思进取将自己逼进绝路的畜生呢……


我这种爱慕虚荣和金钱,总想着往上爬的女人,根本理解不了男主,也理解不了作者,只是窥见了书中某一个精神角落,以我自己的方式玷污了它。


很期待小栗旬出演太宰治的电影,有着他的脸,带入角色想着床笫之事,就算无人时抹去顺着大腿流下的分泌物也能暗自发笑吧

我想着他穿着西装又欲又苏的样子,声音还特别好听。。。想想就要呻吟出声了,发情了

娶小妈

穿着名贵和服的美人跪坐在屋檐下,外面正淅淅沥沥下着小雨,原本繁盛的樱花一夜之间被雨水打得零落不堪,衬得他背影更加削瘦。


他略带伤感地盯着地上堆积的水洼不知思索着什么。一双白嫩的手从背后轻轻揽住他的腰,少女柔软带着馨香的身躯就这样毫无间隙地紧贴在他身上。“惠理子......”  他苍白的脸颊泛起了一抹潮红,晦暗的眼神更有了一种称得上是痛苦的意味。


惠理子面无表情,她本来揽住男人腰的手伸进了织物里,低头靠在男人的肩上,嗅着他颈肩沾染上的那一股熏香默默不语。面容清秀又憔悴的男人轻皱着眉头,捂住嘴不肯发出声音,好似默许了女孩的动作。


在亡夫的遗像前,和继女进行的举止出格的行径让他痛苦自责的时候却又生出了一丝丝隐秘的悖德快感。“母亲大人,你有什么资格撑起这个家族呢,他们都虎视眈眈地盯着老头子留下的东西,你这位貌美孤苦的遗孀也是其中之一啊......”


少女手指划过他线条优美的下颌,扼住他的脖颈,另一只手轻抚他半长的栗色发丝,吐气如兰,“不想被啃的渣滓都不剩的话,跟着我吧,我娶你。”




啊这就是个死了老父亲,然后女继承人娶男小妈的无脑随笔小故事,原本两人在老父亲眼皮子底下就有一腿,现在女孩要光明正大地把自己的东西划到名下。

今天翻了相册,看见了她的照片还有她送我的花,我太难过了。。。双十一看到这个也太残酷了,去听单身情歌吧

我太难受了,我想回到你身边,我真的想。。。